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养生 > www钱柜.777-吴亦凡率先上身 STOPLIGHT,这个与goro's齐名的品牌什么来头?

www钱柜.777-吴亦凡率先上身 STOPLIGHT,这个与goro's齐名的品牌什么来头?

时间:2020-01-11 10:40:50

www钱柜.777-吴亦凡率先上身 STOPLIGHT,这个与goro's齐名的品牌什么来头?

www钱柜.777,前短时间,吴亦凡现身羽田机场引发了潮流圈热议。除了一身混搭装扮外,这次吴亦凡脖子上的独眼骷髅非常抢镜。

裤子:rick owens

鞋子:air jordan 1 low 「black toe」

之前小编就发现,吴亦凡的带货能力尤其在项链方面特别强。无论是古巴链还是珍珠项链,这些年被吴亦凡「眷顾」过的项链必成爆款。

但代言宝格丽之后的吴亦凡很少佩戴其他品牌饰品。如果戴,那就是真的很喜欢了。

夺目的大项链

其实对银器稍有了解的朋友也许能马上认出这个「独眼骷髅」,没错,它就出自日本银器大师高山隆之手。

高山隆 stoplight 大s骷髅吊坠(市价约为27,000rmb)

上一位佩戴高山隆的知名艺人还要追溯到 goro's 大神木村拓哉 smap 的队友,另一位美男子草彅刚。

草彅刚早年佩戴高山隆饰品上综艺

无论吴亦凡这次有意无意的上身是否预告了自己的下一个风格喜好,但已知的是,高山隆原本就不低的价格大概准备迎来一波起飞。至于品牌能不能成为下一个 goro's,不妨看完小编的介绍后慢慢做判断。

最反骨的传统匠人

又一个美式文化「受害者」

日本如何在战后历史与文化的交流中保存美式流行风格一直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方向。如今活跃在一线的许多日本品牌走的即是日系美式路线,张口就来的例子比比皆是:neighborhood、wtaps、visvim、《popeye》等等。今天故事的主人公,高山隆也不例外。

影响几代日本人的常青藤风格

东京街头的「暴走族」

和上世纪很多崇尚常青藤(ivy)风格、终日无所事事的「御幸族」和热爱机车的「暴走族」一样,高山隆对美式风格心驰神往。年轻时的高山隆受美国电影《easy ride》和《american graffiti》的影响从而爱上了美式机车文化,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而后高山隆还在东京第一家阿美咔叽服装店铺 backdrop 担任过店长。

或许是机车文化中的热情、叛逆和专注致使高山隆在 1999 年开创了自己「任性」的银饰品牌。也正是机车文化,才让品牌得名「stoplight」(红灯)。以至于在找资料时,小宇搜到各式各样红灯的图片(笑)。与许多银器匠人不同,高山隆是个十足的「顽童」。直至今日,高山隆仍对机车保有激情。除了每天骑车上下班,自己还有几台得意收藏。

一直以来高山隆和 goro's 创始人高桥吾郎先生都维持着亦师亦友的良好关系,两人对美式文化、机车的狂热不谋而合。在高桥吾郎和 goro's 的激励下,晚辈高山隆也对极致的手工艺有了自己的追求。

年轻时的高山隆戴着 goro's

虽然两位匠人是好友,但两个品牌的风格却大相径庭。一方面,和 goro's 细腻入微的羽毛不同,stop light 的银饰粗犷、不羁,颇有高山隆本人的风范。另一方面,goro's 再现了印第安文化中的自然崇拜,银饰的灵感来自老鹰、太阳、矛头和麻叶等具象的元素。而叛逆的 stop light 则天马行空地用独眼骷髅等抽象物来呈现。

天马行空、元素杂糅的 stoplight

「不切实际」的手工大师

用银器写魔幻小说

每个传奇银饰品牌定是有自己最拿手的元素,正如 goro's 有羽毛、chrome heart 有镂空十字架一样。入门玩家可以在高山隆买到什么代表元素呢?

独眼骷髅

说来有趣:高山隆在成立品牌之前并未有一丝的银器制作经验。在好友高桥吾郎的熏陶下,高山隆凭借着一腔热血和自己扎实的画功宣告 stoplight 品牌签名式的「独眼骷髅」诞生。

至于为什么骷髅只有一只眼,除了是想象力的发散外,高山隆本人还解释道:「我做独眼骷髅首先是想做一个别人没有的东西,其次我觉得一只眼睛代表了专注的职人精神。希望大家都可以专注于自己喜欢的事,专注去看这个世界。」

不同的独眼骷髅饰品

镂空的骷髅眼窝可以用各种材质填充,给玩家提供了不同的选择和发挥空间。「独眼骷髅」作为 stoplight 的标志,被广泛运用到饰品之中。在吊坠、活塞、手链上我们皆能看到「独眼骷髅」的造型。

闪电

和以往看到纤细的闪电不同,高山隆的闪电一头尖又细、一头平而粗。在他本人看来,闪电是特立独行的象征:「闪电代表了年轻、个性、叛逆」。

十字架

从 stoplight 的十字架我们也能窥见高山隆的不走寻常路。没有采用传统、常用的拉丁十字架(latin cross),高山隆另辟蹊径将 stoplight 的十字架饰品制成类似马耳他十字架(maltese cross)的形状。

有趣的是不少 stoplight 十字架采用银币的样式开模制作,其中多为摩根银币。

历史上马耳他十字架是东征十字军的标志,为信仰而战可能就是高山隆寄托在银器里的秘密。

超人和饼

一定是深深到了美式文化(《超人》漫画及影视作品)的影响,高山隆把超人胸前经典的艾尔家族家徽挪用到了 stoplight 银饰上。

原本超人徽章的「s」有着代表氪星语言「希望」的美好寓意,高山隆锦上添花加上了「l」字样。这样一来 stoplight 超人徽章上就成了 「sl」(stoplight),可见高山隆的独到的巧思。

饼(metal)作为日系美式银器中重要组成,在 stoplight 的产品里也能找到。区别于 goro's 精致的敲边、八本雕, 在饼的一向随性 stoplight 显得随意。但「顽童」高山隆怎么会对自己的作品随便。通常在 stoplight 饼的背面,都被刻上了高山隆爱的摩托车和以上提到的品牌元素。小小的饼面承载丰富的细节,饼也许这就是手工匠人高山隆炫技的场所吧。

令人没想到的是,叛逆的高山隆竟在如今浮躁功利的社会里追求做一个传统手工匠人。品牌成立以来,高山隆坚持孤军奋战。小小的工作室内只有自己和客人,从不招帮工和学徒。

stoplight 店铺内部

高山隆坦言自己将把银饰做到生命最后一天,让 stoplight 随着自己的生命一起落下帷幕。拒绝量产,让手工的温度在每一件 stoplight 银饰上都得到体现。

孤身制作银饰的高山隆

尽管单打独斗的做法明确了品牌的态度,但却给顾客造成了大大小小的麻烦。早年高山隆因为品牌走红而收到很多来自市场以及消费者的期望,收到过多的订单导致难以交货。贴吧一些玩家透露:高山隆银饰制作时间过长,有时要花上半年甚至更久。编辑部史老湿就吐槽过:「说好一个月结果等半年。」

被刻上自己名字的玩家

但对于大部分玩家而言,银饰是可以跟自己一辈子的东西。漫长的手工制作过程恰恰保证了到每一位玩家手里的 stoplight 饰品是独一无二的,繁琐的制作工序同时也是浓浓匠心的凝聚。买名表不也要等很久吗?各位怎么看?

出周边,搞联名为哪般?

不爱钱的他终逃不过「真香」?

任何事情都逃不过「真香」定律,职人品牌也难逃一劫。嘴上说着不爱钱的高山隆近年来似乎打起了扩张商业版图的主意。先生的野心最早在店内众多的 stoplight 周边得以体现。

联名跨见对于我们大家来说早就见怪不怪了,但这件事如果发生在高山隆和 stoplight 上就有种「铁树开花,难得一见」的意味。去年年底,stoplight x boy london 限量银饰系列发布。平日里访客络绎不绝的工作室门口更是排起了长队,人人都想亲眼见证美式阿美咔叽和英伦朋克的火星撞地球。据说最后一枚被拍卖出了 18 万人民币的天价。

stoplight x boy london 发售不久,日本新贵眼镜品牌 groover 又拉上 stoplight 推出了一款名为「dragon fly」的别注眼镜。

高山隆与国内品牌也早有不解之缘:早在 2014 年,北京知名复古服饰店铺 non(now or never)就开始了和高山隆 stoplight 的合作。

non x stoplight

在这里,为了让蠢蠢欲动的大家对高山隆与 stoplight 品牌有进一步的认识,小编特别邀请了知名服饰店铺 non 的高山隆资深玩家朱凌曦给大家解惑:

y=yoho! z=朱凌曦

y:能介绍一下当初怎么「入坑」高山隆的吗?和其他银饰相比高山隆什么最吸引你?

z: 大概十三年前通过国内很有名的 33oz 论坛对品牌有过认知,不过当时没有钱也就没深研究。直到 2013 年想入手一条质感比较好的钱包链时再次了解到。加上自己喜欢这种机车或者纹身之类的周边,尤其是发现一个叫 masato 的日本纹身师上身非常帅,感觉比较适合自己就入手了第一条裤链。从此走上了成为高山隆玩家的路。

y:早前明星上身的确给银饰带来了巨大的市场和名气(如goro‘s),作为资深银饰玩家,你认为这种现象有什么利弊呢?

z:我个人的第一认知也是看我认同的明星或者所谓的偶像吧。对于我个人来说,不管是明星带货还是造型师推荐的都没什么影响。起码是对于这个我也喜爱品牌的一种认同,也是一种正面的品牌推广。对于市场价格飙升来讲,买的起就买。对于贩售店铺来讲应该有利有弊,个人觉得是弊大于利。以我从业经验来讲价格暴涨也会导致不稳定性的存在。暴利最多只能维持短暂的时间,长期以往会形成恶性循环。另外所谓潮流明星带货周期太短,很少有一生都钟情于一个或者同一种风格的明星。当然日本可能很多,这是文化体系和自我认知差异造成的。

y:从「f**k money」到开创合作,今回顶流明星上身一向低调的stoplight,你如何看待高山隆的品牌做出的改变?你看好高山隆可以在未来达到什么高度呢?

z:每个人的生存都建立在物质的基础上,在东京这个世界一线大都会当和尚都需要钱。所以我个人觉得「fuck money」不成立。高山隆所说不是真正的大家理解的意思,有可能是不喜欢被物质所束缚但又反抗不了外界大环境的一种发泄式说法。从银饰匠人角度来讲,stoplight 是经历过时间沉淀的品牌,但从商业推广观点来看的话可能刚刚开。我理解的高山隆人设还是比较传统的,近年来的与品牌联名又或者名人效应应该也不是他会主动提出的。

y:有的玩家分享说自己订货后等待了相当长的时间,作为一个单打独斗的手工匠人,较长的制作工时对你来说是麻烦还是匠心的体现呢?

z: 订货周期长是近几年出现的问题,事情都有两面性。好的方面想应该是受众群体更多,我认知的制作方式确实是高山隆一个人制作。工艺比较复杂,独立制作肯定周期会过长。不好的方面就是他缺少一个帮助艺术家运营的助手,周期过长导致漏发错发或者遗忘都是我们遇到过问题。我也理解,让一个做了几十年自由的老工匠包办一切的确有难度。

y:据说高山隆先生本人十分友善,可以分享一下你对他本人的印象或者你们交流的故事吗?

z:高山隆很高、很帅,夏天也穿着皮裤和靴子。他的手上有很多老茧,怎么形容他呢?武骨?爷们?顽主?是那种不拘小节、非常洒脱的感觉。期间我做过一些小采访,个人观点能把一件事坚持做这么久真的非常的不容易。我也找过很多他年轻时候的照片给他看,他都是哈哈大笑,给我讲他以前年轻时在原宿有多潇洒。我的理解是他非常能接受当下很多新潮的东西,并不像一般的日本老头比较古板。我去的年代,不管前提条件是什么,高山隆都送了不少礼物,很多朋友应该也有这样的经历。如果你有带女伴,走的时候他还会塞给你一万日元说请女生喝咖啡。我想说不管现在有多少人抱怨高山隆这里哪里的问题,这些问题都是个人自己造成的。对于高山隆个人来说,他已经做的非常好了,我依旧非常敬重他。

听完朱凌曦的分享讲述,无论今次吴亦凡能不能对 stoplight 的名气和价格起到推波助澜作用,单单是因为如此有趣的匠人和引人入胜的故事就能吸引我们的关注了解吧!

图片来源网络

原文转载自:yoho潮流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