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人人网登录电脑网页版-故事:不顾父亲反对坚持嫁没文化暴发户,婚后2年我哭求他帮我离婚

人人网登录电脑网页版-故事:不顾父亲反对坚持嫁没文化暴发户,婚后2年我哭求他帮我离婚

时间:2020-01-11 11:26:20

人人网登录电脑网页版-故事:不顾父亲反对坚持嫁没文化暴发户,婚后2年我哭求他帮我离婚

人人网登录电脑网页版,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秋日春朝

小女儿琳琳结婚的时候,所有亲戚邻居都称她是最有福气的姑娘,恐怕找不到家庭条件再好的男方了。新郎李业是独生子,父母每月都有稳定的花不完的退休金,而且将来还有时间帮小两口照顾孩子。并且,李业家拆迁补偿的房子也足够他们无忧无虑地生活。不论从哪方面看,人们都称这是一桩完美婚姻。

唯一可以忽略的差距是两人的学历。琳琳大学二本毕业,可李业连高中都没有读完。当然,这在人们看来都不算什么,高学历不也是为讨个好生活嘛。唯一在意的人是琳琳的父亲王大勋,本来高兴的婚事他却极不合拍,从相亲就开始反复絮叨:“你毕竟上过大学,脑子想的跟生活二十多年的父母都不一样,更何况其他人。”

这位父亲看起来没有了平时看书写字的沉着严肃。在农村生活近半个世纪,他已经半驼背,极其不满地提醒被祝福吞没、憧憬美好婚姻的女儿,可最终也没有改变她的选择。

众人都以为他会借机发挥,发一笔女儿财。王大勋没有狮子大张口,向土豪女婿索要一大笔彩礼,而且忙前忙后地为女儿操办婚礼,表现得还算积极。这一点倒出乎意料。

结婚不久后,琳琳就关闭了新开的公司,完完全全地做一位拆迁村全职太太。按道理讲,这样的事在子女结婚后,父母便不应该再管了。哪知道王大勋吃饭时听了这件事,立马拉下脸,完全不顾李业在场,怒气冲天地骂了起来:“你要当猪啊,有手有脚,开个公司不好好去经营,天天窝在家里干啥!”

母亲倒显得通情达理,斜了王大勋一眼:“你说的什么话,结了婚不要孩子吗?开公司挣钱不还是为了家,孩子们的安排没有错,公司早晚都可以开,现在最重要的是要个娃,都老大不小了。”

一向温顺的琳琳想不到父亲发这么大的火,双眼包着委屈的泪:“我爸就是见不得我活得安逸,当时刚毕业就让我独自一人去城里找工作,住合租房挨冷眼,结婚的时候也只有他一个人反对。现在我已经结婚了,他还管这么多。我就不能有自己的生活了。”

王大勋摔下饭碗,碗里还有一半多米饭:“你们知道个屁,就你这样,生了孩子早晚也养不住。”然后满脸不屑地点一根烟,起身径自出去了。

琳琳妈看了一眼吓得不敢出声的李业,安慰琳琳:“你爸就是这暴躁性子,别理他,把日子过好了看他还说什么。”琳琳确实忍住了,眼泪没有流出来。以前他觉得王大勋事事都会为自己操心,脾气再爆也能感受父爱。结婚后就变了,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稍稍让他不满就变得冷漠。

生活果然按部就班地进行下去,结婚两年多,琳琳先后生下了一个女孩、一个男孩。两个孩子让小两口的家庭看起来更完美。连村里几个常聚在一起闲聊的老汉都羡慕地宣传:“村里拆迁后家家户户是非多,老天爷偏偏让这一家人越来越旺,哪儿还有这么美的人家。”

王大勋每次哄两个外孙都特别兴奋,满面红光,精神焕发,细心到只要抱在手上就知道他们重了多少。在街上看到一些新鲜玩具,他也不讲价钱,毫不犹豫地为外孙们买回家。

怕影响到孩子们的健康,他竟然戒掉了近二十年的烟瘾。看到这一切,琳琳也高兴,至少说明父亲没有隔绝父女感情。母亲趁势讥讽:“哄孙子知道美滋滋的,当时吵人的狗脾气哪去了。”王大勋没有理会她。

时间说快也不快,外孙女已经会跑了,外孙也快学会站立,孩子们都在不知不觉地成长。可琳琳的变化却非常明显,化妆越来越浓了。脸上好像一下抹上一整盒的粉,嘴唇上好像一下涂了一整根口红。王大勋每次哄孩子看到琳琳当众这样补妆,好像要去唱大戏似的,总想说两句,最终也没有说出口。

肥胖的大女儿十分眼红:“还是嫁个有钱的人家好,不用发愁买化妆品。你们的孩子也齐了,一定要好好打扮好好保养,千万不要让身体走形,生完孩子的女人最容易老,越活越年轻才对。哪像我,天天只想干活挣钱,哪有功夫保持身材。”

这也正是琳琳担忧之处。生完孩子后,她的脸明显大许多,变成了人们所说的富贵相。她心里清楚这当然不好,一个女人最残酷的时就是不到三十岁便看到自己身材臃肿,容颜尽褪。

厚厚的粉掩住了脸上的小斑点,鲜红的口红也增添几分贵气,可她仍然只是魅力消失的家庭主妇,手变得又灰又糙,出卖了精心装扮与年龄。

花有凋零时,岁月不饶人。一个毫无征兆的傍晚,王大勋在工地干完一天的零工,推电车刚进家门便感觉气氛不对。喂养了五年的爱犬耸拉脑袋爬在外孙女脚下,小姑娘失落地坐在小矮凳上,眼圈泛红,里面仿佛围满了深秋的潭水,随时都要溢出来。她看到王大勋回家,立刻跳下椅子,撒开腿跑过去,抱着王大勋满是灰尘的裤腿:“爷爷,我怕。”

王大勋拍了拍外孙女的脑袋,仿佛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停稳电车,抱着小姑娘走进客厅。琳琳妈正在轻轻拍外孙睡觉,小家伙应该刚刚睡着,鼻子还在微微抽动。琳琳则抱着头,蜷缩在沙发上,仿佛树叶枯后卷成的圈,发出轻轻抽泣声,身体也不断地颤抖。琳琳妈手指了指琳琳,又指了指自己的脸,比划一通,轻轻“唉”地叹了一口气。

王大勋放下外孙女,走到沙发前,一只手抓着琳琳的肩膀。女儿明显不愿让看,反而更将头扎进沙发靠背里。他使劲拉了过来,只见琳琳额头上被打出了三四块红肿血包。脸上也像是受到刺激严重过敏,肉都膨胀起来,嘴角甚至有些变形。

“他打的?”王大勋问得很淡定。

对于父亲的明知故问,琳琳没有说话,越发赌气想要忍住。最后仍旧像幼时那样失声痛哭起来,终于找到释放委屈的安全营地。

琳琳妈终于忍不住:“喝醉后打的,你看看把人打成啥样了,还算个人不。别哭了,赶紧用药水抹抹,别再感染发炎了。”

琳琳反而更大声痛哭起来。王大勋一句话没有说,外孙女看到妈妈伤心大哭,也扑到她身上哭了起来。母女两个哭成一团,一时间小小客厅成为泪水加工厂,喧闹不堪。琳琳妈劝也劝不住,害怕怀里的小家伙被吵醒,赶紧抱到了外面。

几分钟后,哭声渐渐平静。琳琳抽出卫生纸边擦眼泪边抽泣道:“爸,我当初应该听你的话,不应该嫁给这种人。我天天在家洗衣服做饭养孩子,他天天出去鬼混,跟一群狐朋狗友喝酒打牌,晚上不回家,根本就没有想过去上班挣钱。问他妈要钱,每次都受白眼嘲讽。孩子半夜发烧三十九度多,给他打电话也不回来带去看病。我吵他两句,上来就打我。”

王大勋问道:“这不是第一次了吧?”

“以前也打,可下手没有这么狠,而且也没有打脸。”

“非等打到脸你才知道痛吗?都已经打了那么多次,你还当什么事业没有,继续给他当保姆。亏你还上过大学,你看自己现在活成什么样子,跟圈里的鸡鸭有什么区别!”原本以为父亲会安慰自己的悲惨,没想到却听到比刀子更扎心的话。可是这没有令琳琳伤心,反而使她冷静,引出了几分沉思。

王大勋没有继续劝导,而是从裤袋里掏出手机,对着女儿:“别哭了,有什么用呢,把头发理一下。”

琳琳一下子困惑了,立刻停止哭泣:“爸,你要干啥?”外孙女两眼直直地仰望王大勋,脸蛋上尽是泪花与不解。

“离婚!” 王大勋仔细地拍了几张女儿脸伤的照片。他好像预测到早晚会有这么一天,语气非常坚定,取证看起来相当专业。

“离婚!”琳琳妈吃饭时听到父女二人商量这件事,完全被惊吓了:“两个孩子都这么大了,再说也不是啥大事,离了婚你让琳琳咋生活?”

王大勋瞪了她一眼,暴躁地骂道:“滚一边去,你懂个屁,人打死了就是生活?离了婚她还活不下去了!还养不住孩子与自己!就算去大街上捡破烂都能挣钱发财,还活不下去啊,都什么社会,都跟你一样猪!”

琳琳妈顿时拉下脸,表情不甘,可看到王大勋怒气冲冲的脸色,也不敢再多说。琳琳听到父亲这般责骂,非但没有对母亲的同情,反而觉得很应该,假如结婚时母亲像父亲一样大力阻拦,可能不会有今天。她也知道,父亲虽然臭脾气,一辈子却从未动过手。

王大勋又看了一眼琳琳,表情与语气恢复温和,继续说道:“你也已经这么大了,感情、生活也应该自己去选择处理。夫妻两个嘴上吵架再怎么吵都正常,但动手打一次就够了。李业这种娇生惯养、不学无术的官家子弟,他不会珍惜感情,一打人就上瘾。当初我给你说过,你们两个的生活观念相差十万八千里,离婚是早晚的事儿,再继续耗着也是浪费青春。”

琳琳用筷子反反复复地插着饭,却始终未吃一口,眼角聚集哀伤与沉思。她想到曾经无限青春的大学岁月,穿一条简单的白色长裙便自信爆棚。她想到力排众议,自己创办公司的魄力,对反对者的眼光与口水不屑一顾。

事实上,到现在为止,她也不清楚为何会嫁给了李业。为了结婚?为了钱?为了门当户对?还是为了幸福生活?自始至终,她都觉得两人的婚姻离任何一个目的都相差千里。

只有周围人认为完美合适,当时随便在身边追求者中找一个男人应该都比他合适。想想那时,想想此时,自己糊里糊涂地在家庭主妇都不如的婚姻里苟活了几年,花一分钱还要看他们全家的脸色。

“离婚就离婚吧,这样的生活确实没什么意思。”奇怪的是,琳琳感觉自己说出这句话,并非因为听了父亲的劝导,好像一直以来,她结婚正是为了离婚。所以她比结婚时要轻松爽快千万倍。

琳琳妈听到他们商量的结果,无奈地用手隔空戳向她的额头,唉叹了一声,看了王大勋一眼,收拾起碗筷去了厨房。这里是她一辈子守护的领地,可以让她感受到女主人的安宁与地位。

双方达不成协议,离婚的事就闹到了法庭上。直到接收法院开庭的传票,李业才相信琳琳是真决定要离婚。这很正常,依靠家庭条件,他一直自以为是,以为琳琳绝不会离开他,万事应顺其当然。

那天晚上琳琳接到电话告诉他决定离婚后,李业还只是笑了笑:“有意思吗!想用离婚来吓唬我啊!你也不用镜子照照自己的鬼样子,除了我,谁还愿意要你,在家玩几天赶紧滚回来。”她挂断电话。

李业是官员家庭环境中成长的巨婴,在她面前,永远都是这种唯我独尊的习气。正是此刻,琳琳意识到父亲说得太对,自己的价值在他们眼中只剩下哄娃做饭,好言好语尚无一句,别说尊重。

挨打的时候,琳琳还以为这是夫妻之间正常的戏份。当郑重决定离婚被老公讥笑戏谑之后,琳琳回到了现实,生活把一切都变成玩笑,唯有自尊在落寞气愤里孤独矗立。这种自尊被别人解读为有钱的随心所欲,只有自己心知肚明,它是无论生活了多久,我仍能过上理想的生活。

庭前调解时,李业带着儿女到场,仍旧满脸傲慢:“长本事了,你还敢闹到了这里。”琳琳没有理会他,看着不停哭泣的儿女,不禁有些伤心动摇。可看到不以为意的李业,她立马又横下心。他十分清楚儿女是女人的软肋,要用他们捆绑夫妻关系,毫不担心懦弱的琳琳会真得离婚。

“法官,我不接受调解,我已经提交了男方家暴的证据,他应当承担责任。而且,我现在要变更诉讼请求,由原来的净身出户变为除了请求同意解除二人婚姻关系外,还要得到子女的抚养权,并且对方按月支付抚养费。另外,还要分割夫妻共同财产,获得相应的房屋所有权。”李业与他父母听完后傻眼了,没想到琳琳半月里判若两人,完全没有了以前的温驯。

琳琳拿起王大勋手写的材料,冷冷地盯着这家人:“我要拿回婚姻期间一切应得的东西。”

调解失败了,琳琳与王大勋在餐馆里吃午饭,等待接下来的判决。她点了父亲最爱吃的回锅肉:“爸,这么多年了,我觉得自己今天才毕业,谢谢你把我从泥潭里解救出来。”

街道上传来女人骂孩子惹事的声音,王大勋喝了一口酒,看到那位生气的母亲:“你看看这些天天围着锅碗瓢勺的女人,自我封闭在生活的某个角落而沾沾自喜,一丁点风吹草动便撩起满腔怒气。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哪怕受到伤害,仍旧安于自我。如果你继续下去,很快就会和她们一样,别人不会了解、心疼你,你也不会了解、心疼自己。每个人都不可能生活,但可以选择。你的生活不该是这样,就不要委曲求全地欺骗自己,诚实生活,实现价值,别人自然会尊重你、珍惜你。”

琳琳眼含泪水:“爸,我后悔没听您的话,今后我一定听话。”

王大勋鼓励地笑了笑,点上一根烟:“经历是人最好的教材,这件事结束后,相信无论是感情还是事业,你自己可以完全驾驭了。”

两人离婚的事如同细菌,很快就传遍整个村子。很多人都难以相信,好像打碎了新买的物件,连连惋惜,还有一些人事后孔明:“怎么样,我就说两人过不到一块儿,上过大学的女人已经不是处女,是个男人肯定会介意。”总之,种种猜测议论又弥漫了安逸的村庄。

法院第一次没有判决离婚。李业仿佛意识到事态严重了,判决前,他加班找了一个律师通融,总算没有白费功夫。然后他居然屈尊服软,开始不断认错承诺。琳琳视若无睹,仍旧进行上诉。

再次失败后,她便离开家,暂时找了一份化妆品销售的工作。半年后,琳琳第二次起诉,终于如愿以偿地离婚,得到了女儿的抚养权与一半的房屋。她把房屋所有权留给了儿子,带着女儿回家了。

王大勋拉着外孙女,站在门前,目送琳琳开车回城工作,堵头问道:“想妈妈吗?”

外孙女摇摇头,晃动王大勋的胳膊:“我想跟爷爷玩,爷爷爱我。”

村里人与小女孩一样,不知道是谁居然让文静懂事的琳琳离婚了。(作品名:《教唆离婚的父亲》,作者:秋日春朝。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右上角【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辽宁十一选五